[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 第三十一章

笑客来:


  民国这时代,很特别。


  这是个传统与西化并行的年代。


  这是一个守旧又激进的年代。


  这是一个贫穷、战乱、饥饿与纸醉金迷、醉生梦死共同存在的年代。


  这是一个宽松自由与豺狼横行共同上演生死乱斗的年代。


  这是一个后世为曾经经历羡慕憧憬而曾经真真切切的在这个年代生活过的人嗤之以鼻的年代。


  ……


  为什么很多在这年代生活过的人对这个年代嗤之以鼻?


  也许现在在明家上演的一切就能说明这个原因。


  


  


  明镜正拿着一个碗,碗里是中医开初来的食补方子熬煮的药粥,明镜用一个勺子一勺一勺的盛着药粥送到阿诚嘴边,半坐靠在床上,四肢依旧被皮带半固定阿诚很安静的接受投喂,一对小鹿一样的眼睛被垂下的长长的睫毛半遮挡着,从长长的睫毛里露出的眸子里,满是安静和茫然,空无一物。


  明台坐在远处的椅子上,看着这样一幕,看着这样的阿诚哥,眼中是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有的见到难以忍受的事情该有的愤怒。


  明台不是一个能够忍受愤怒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咬着牙压制着心中的愤怒,收敛着周身的气韵,甚至因为怕自己身上的气韵影响了此时状态不稳定的阿诚哥而躲得远远的坐着。


  一直隐忍着,不动,不说话,直到明镜喂完阿诚一碗粥,开始去检查阿诚手指上的绷带,明台看着阿诚哥那双手,想起阿诚哥就是用这双手一次一次的在钢琴比赛上拿到冠军,而现在……


  明台再也忍受不住,直接起身奔到门口,推门而出,然后一拳打在门外对面的墙壁上。


  他受不了这样的阿诚哥,他看不了这样的阿诚哥。


  阿诚哥应该是那个永远镇定自若,然后带着点儿小调皮把人耍的团团转的聪明的、能干的、足智多谋的阿诚哥,他应该是那种一路在各种比赛上赢过自己,一个路在各科成绩压榨所有人的学霸精英,他该是那个不管是不论贫穷还是富贵,永远风度翩翩,永远自信自若的完美先生。


  可是现在躺在大哥房间里的那个名为阿诚的人,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漂亮空茫的人偶。


  大哥把阿诚哥变成了一个受控于他的漂亮的人偶,而且没有人会为此惩罚大哥。


  这是有钱人的特权。


  这是在这个年代的有钱人的特权。


  如果自己也做了相同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惩罚自己。


  这个念头一下子就从明台的脑中冒出来了,然后明台觉得想吐。


  


  

  明镜喂完阿诚就拿着碗出来了。


  为什么明家大小姐会回做着这些下人做的伺候人的伙计?会亲自端着碗去喂一个明家下人的养子?


  


  镇静剂过后阿诚就醒了,但是那个样子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真的醒了。


  不说话,不动。


  很安静,安静的像个人偶。


  对任何事情都几乎没反应……不……其实也不是对任何事情都没反应,阿诚对于明楼的反应很激烈,只要明楼一靠近就拼命挣扎,好在明家人已经事先听苏医生的吩咐,把阿诚的手脚绑住了,才没想最开始那次那样,让阿诚因为挣扎而伤到了还为痊愈的手脚。


  阿诚对明楼的反应激烈,这可以理解,苏医生也解释说,可能是对于施暴者恐惧激起的本能反应,但是让人不能理解的是,阿诚对于他的母亲,本应该是他最亲近的人——桂姨,也有如同类似对于明楼一样的激烈的反应,这就是苏医生也解释不了的了。


  这样一来,对现在这个神志明显失常的阿诚,就只能是明家里的中庸接手照顾了。


  阿香、老赵、还有明镜都是中庸,明镜是明家的大小姐,怎么能去干下人的活?


  是不应该,但是此时此刻的明镜对阿诚对桂姨满是愧疚,加之,很奇怪,似乎阿诚对于明镜的靠近却似乎没什么反感,却还有几分亲近,当明楼靠近时,激烈挣扎的阿诚竟然有向明镜求助想向明镜身后躲闪的迹象。


  也是因为这种种理由吧,明家的大小姐明镜竟是亲自下厨做药膳,做很多“有失身份”的事情去亲手照顾阿诚这个下人的养子了。


  


  明台在门口发脾气,明镜端着碗走出来,对明台道:“轻声点儿,阿诚吃完东西睡着了。”


  明台听到这话,咬着唇,强忍着怒气道:“大哥呢?”


  明镜似乎不太想提起明楼,只是叹了口气,道:“又出去了。”


  明台听到这话,气得不得了,却又不敢在明镜面前失控,以免不小心气韵外放压迫到大姐,换句话说,明台只能在这里生闷气,然后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明镜给阿诚喂完粥,便吩咐老赵到房间里看着阿诚。


  因为老赵是中庸,此时明家的人手又有些紧张,明镜征求了老赵的意见,给老赵加倍薪水问老赵愿不愿意帮忙照顾一二。


  老赵很痛快的答应了,对此,明镜很是感激。


  


  下楼把碗拿到楼下厨房,在厨房门口看到正在煲汤的桂姨正有些发愣发呆,面前的汤都有些扑出来都没注意到。


  桂姨的伤倒是不厉害,躺了几天就能下床了,而自从桂姨能够下床起,就一直是这样,时不时的发呆,时不时的发愣,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明镜微微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理解”桂姨这几天的惊慌失常。


  疼爱若命且又懂事又能干的阿诚突然从中庸分化成了坤泽,还……明镜想着,她应该找个机会和桂姨聊聊,她想对桂姨说:明家一定会只好阿诚,然后自己一定会让明楼负责人,一定会让明楼娶阿诚,给阿诚一个名分,然后桂姨就是他们明家的亲家,是明家大少爷的岳母,自己一定让明楼好好的孝顺她,照顾她,让她不用为以后的日子担忧。


  这话明镜一直想找个机会和桂姨挑明了,只是桂姨一直神思不属,却是让明镜一直没找到机会。


  


  明楼的屋子里,老赵接替明镜的班看顾阿诚。


  说是看顾,其实也就是坐在一旁看着。


  老赵是中庸不假,但是到底还是属性有别,阿诚现在分化成了一个坤泽,许多贴身的事情,老找是不方便近身经手的。


  坐在床旁的椅子上,老赵看着背对着自己睡过去的阿诚,看着阿诚那线条优美的脖颈间的那一抹尚未消退的黑紫,轻笑了下,然后忍不住轻声道:“明大少爷倒是好手段好艳福,去了南京五个月都不到,就钓到了汪曼春那样的大美女,现在又标记了一这么俊俏的坤泽,真是享尽齐人之福啊。”


  老赵在自顾自的感叹,而老赵看不到的是,背对着他的昏睡着的阿诚忽的睁开了眼睛,那本来茫然安静又空无一物的眼睛中,有一抹锋芒划过。


  自己知道大哥与汪曼春交往是在半年前,也就是明楼去南京进修的半年后,而对于这一世大哥和汪曼春开始交往的确切时间,是连他这个十八世轮回过来的人都不完全确定的,老赵是怎么知道,大哥和汪曼春是在大哥去南京的五个月后,即七个月前开始交往的?


  老赵是怎知道这么确切的时间的?


  他作为司机来回接送明楼是无意识知道的?


  不可能!


  阿诚马上否决了这个猜测,明楼不是那么大意的人,毕竟明楼知道,如果老赵知道了,就等于大姐知道了,所以他不能不努力去瞒着老赵。


  那时大哥除了表面上在研修经济学外,还在军统进修班进修,许多信息,如果不是自己刻意去散播,可是会被保密很久的,所以……老赵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么确切的信息的?


  老赵以为,阿诚已经傻了,一个傻子,还是一个睡着了的傻子,在他背后随意调侃几句,不算什么,可惜,这点儿他以为不算什么的什么,却最后很是算什么了。



评论
热度(1835)

© Cynthia1029 | Powered by LOFTER